资金方逻辑详解:长租公寓的 这笔账怎么算?

搜狐焦点肇庆站 2017-11-08 10:54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几乎是两年前,2016年初,王曼所在的银行启动了长租公寓业务板块。跑一线城市,出差调研市场,约谈相关公司,是她的日常工作。彼时,长租公寓在一线城市已经形成小热潮。除了依托有资金实力的母公司,公寓运营方的主流融资方式主要是靠地产基金和互联网平台融资,底层资金来源包括小贷和场外ABS等。

长租公寓和租赁房突然又火了

几乎是两年前,2016年初,王曼所在的银行启动了长租公寓业务板块。跑一线城市,出差调研市场,约谈相关公司,是她的日常工作。

彼时,长租公寓在一线城市已经形成小热潮。除了依托有资金实力的母公司,公寓运营方的主流融资方式主要是靠地产基金和互联网平台融资,底层资金来源包括小贷和场外ABS等。银行真正介入的并不多,上海的浦发银行和华瑞银行,分别通过信用卡和投贷联动模式,曾引起王曼团队的重点关注。

近两年过去了,王曼所在银行已经放弃了长租公寓板块。而就在11月3日,建设银行深圳分行和11家房地产公司以及11家企事业单位签订了住房租赁战略合作协议,并发布了个人住房租赁贷款产品,围绕租赁房上下游全产业链介入。

一边是近两年前的市场探索以放弃收场,另一边是国有大行建行带头长驱直入,包括非银行类金融公司也已备好弹药,预计将有一大波资金涌入租赁房市场。资金汹涌,市场蛋糕真会有那么大?

银行怎么看?

王曼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2016年初调研长租公寓市场后发现,房源获取是行业内最稀缺的能力,特别是对集中式公寓而言,空置的集中物业较少,房地产开发商持有的部分空置房又多是多居室的住宅,户型不适合用作经营长租公寓,涉及的改造成本较大。

所谓集中式公寓,是指整层、整栋或者整个小区统一装修和运营管理,分散式则是在市场上收集分散的房源管理出租。

所谓的公寓方,除了少部分是自持物业,大部分还是租赁房屋,也就是说,并没有房屋产权。运营商要融资,首先没法用房屋产权做抵押。这就挑战了银行最为基本且普遍的授信思路。

“虽然银行表面上的要求是要能看清贷款企业的还款来源,但在实际操作中,主要还是看抵押物。这是一种比较懒的思维,就是当企业还不出钱了,处置抵押物是不是能够收回成本。”在王曼看来,公寓运营商除了没有抵押物,最关键的是未来的租金现金流是不是真的稳定。

当时,王曼的团队在设置风控标准时,要求公寓运营方的运营系统上线互联,也就是说每一个租约都要透明,但同时她也坦言,这仅仅是增加企业租约造假的成本,而并不能从根本上防止企业造假。

“也就是因为我们并不能十分准确地得到以及预计未来租金现金流的情况,所以要把未来租金折现的ABS基本是走的场外,很难在公开交易所发出,而且肯定需要增信措施来保障优先级收益。”王曼表示。

没有抵押物,租金现金流存疑,但又看好这块市场,怎么办?

王曼团队后来是通过把租户加进贷款流程,从而实现给运营商贷款。具体模式是,通过让租客在银行开户,签订贷款合同(租金分期),把贷款主体锁定到个人,而非公寓运营方,但实际贷款利息由公寓运营方代付,去年一笔业务落地时的年化利息在12%左右。

“可以这么理解,表面上是给租户的贷款,但实际上就是给运营商贷款。我们承担的风险,一是租户的违约风险,他租金不还了,但他在银行这边开户,留有征信信息,相对还是有约束的,和房贷差不多;另一个风险是运营商不付利息了,但相对直接按照预期租金收入给运营商信用贷款要靠谱。”王曼表示,后续和运营商深入了解后,也有直接给运营商发放的信用贷款。

不过,值得指出的是,上述租金贷款并非强制,由此也有了“贷款渗透率”的指标,即在所有租户中有多少比例使用了银行资金。

租赁房的风来了

上海某公寓运营商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透露,从公寓运营商的收入支出来看,租赁物业的成本大概占租金收入的60%,改造装修大约占收入的10%-15%。

其还表示,如果要做成ABS产品,收益要得到优先级投资人的基本认可,基本上运营商的净资产收益率(ROE)要达到15%以上,而房地产开发商的平均ROE也就在10%左右,并不是一个容易实现的目标。

有市场测算显示,综合来看,55%的拿房成本和百间65%的入住率是盈利的临界点。

“我们做过测算,运营商的投入回报周期,以及我们银行做多大的业务规模才能赚钱,后续也是因为这块业务我们起不了量,导致我们最终放弃了。”王曼回忆称。

在当时的环境下,企业和银行双方“看对眼”的单子并不多。就银行的角度,实力强的运营商能获取的资金成本确实较低,价格谈不拢时而有之。即使是在当年落地年化利息12%的贷款时,也有房地产开发商背景的公寓方融资成本在7%左右。而随着今年市场继续爆发式增长,大量银行资金开始涌入。据资方人士透露,某浙江市场份额较大的公寓运营商在洽谈合作时明确表示不接受融资成本高于7%的资金。

“对于实力很强和很弱的运营商,都会把金融的优先级放在业务扩张的后面。实力强的在银行的融资需求低,甚至会和我们谈条件,要求我们入股;实力弱的,我们也质疑他的存续能力,也不敢贷。”王曼表示。

租赁市场的基本问题没有改变,包括租赁行业本身并非暴利行业,保障租赁权的法律环境依然有待完善。变了的,是政策环境。

“我们现在肯定要进入这个市场,一个是很直观的经验判断,在人口净流入的城市,年轻白领有很大的租房需求;另外,退一步讲,运营商如果出现经营不善,那么这类资产(债权)在市场上以折扣价格找个接盘侠还是不愁的,至少政策的风口已经吹到这里了。”某保理公司人士表示。其想法在金融机构中也颇具代表性。

但也有市场人士分析认为,租赁房市场容量还有很大增长空间,但并不意味着金融机构能够从中获得多大收益。像建行这样的国有大行依托其金融、政府和企业资源(包括开发商和企业员工的居住需求),整合资源,才能给银行带来整体收益。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